心灵终结中文 Wiki
Advertisement

美利坚合众国(通常简称为US或USA)是同盟国联军的三大子阵营之一。

官方介绍

美国利用强大的激光技术来打败他们的敌人,而他们的终极武器:墨丘利卫星系统则把这一特性发挥到极致,毁灭性的激光炮可以向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地方开火。他们以运用强大的精确打击武器为战争指导思想,利用迅疾的战机,受过良好训练的镇暴部队,运用先进激光武器的坦克和他们最好的探员——谭雅·亚当斯特工进行致命的快速打击。

随着苏联的入侵,美国人能够迅速部署在任何位置的特性成为了反击的关键。利用降落伞空投部署兵力,并辅以黑寡妇干扰机阿尔法进行支援是一种可以快速支援任意地区或对敌人进行奇袭的常用策略。然而很不幸的是,苏联出乎意料的入侵导致了美军许多实验性军事项目的终止,这些科技不是在战争中遗失,就是被第三方窃取。[1]

历史

第二次世界大战

在第二次大战期间,美国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参与冲突,只向欧洲提供物质援助,但当苏联向欧洲进军时使用了沙林毒气与核武器后,美国便站在盟军一方进行干涉并协助欧洲击败苏联,美国将军本·卡维利也在之后参与到了对苏战争中。苏联在战败后解体,美国就此占领了苏俄,拆除了他们的大部分军备(包括核武器、神经毒气和空军),并占领了它很多年,还安排了一个傀儡领袖亚历山大·罗曼诺夫,企图避免未来的不稳定。

第三次世界大战

然而,在占领结束后的1982年,苏俄在拉丁同盟盟友的帮助下对美国发动了突然袭击。这次侵略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并永远改变了美国:

由于和平守护者导弹发射井无法解释的破坏,美国的东西海岸同时遭到了苏联袭击,甚至纽约在战争开始时就被苏俄占领了。虽然美国此时已经进行了多次反击,包括夺取苏联心灵信标——尽管他们未能成功解决这项技术。然而,他们的总统迈克尔·杜根在这段时间被拉丁同盟暗杀了。祸不单行,正当美国人在芝加哥发现并摧毁了苏联的新型心灵控制增幅器时,苏联发射了一枚MIDAS并摧毁了所有的盟军,而苏联也成功保护了中心城市圣路易斯的心灵信标免受美国攻击并启动了它,从而控制了全国大多数美军。

杜根总统的遇刺身亡、芝加哥的核爆炸和圣路易斯心灵信标的启动大大打击了美国的士气,迫使他们离开本土寻求欧洲联盟的援助。他们还派遣大西洋舰队前往欧洲,并将主要部队派往英国和法国。当苏联开始关注欧洲战场时,由谭雅领导的美国作战小组成功摧毁了苏俄在库页岛的铀矿设施,以防止苏俄继续生产更多的MIDAS,不久之后,为了阻止苏联的核武器开发,谭雅和两支小队又在波兰摧毁了中国的核武器研究设施

除此之外,美国的驻非洲部队也遭到了多重打击。在战争早期,他们遭到了一个名为天蝎组织的恐怖组织的袭击,并因此丢掉了位于开罗的美国大使馆。美军不得不在此期间继续追捕他们,虽然美军随后没收了恐怖组织的一个不明设施,但很快它就被天蝎组织收回并销毁了。这一连串的打击造成他们位于突尼斯的一个前哨站朝不保夕,来自美国本土的部队不得不派出两支队伍来收回前哨站,并击退了那里的苏联部队。

在战争结束后,位于法国的美军部队与法国抵抗军一同执行了几次行动,不过驻非美军位于摩洛哥首都拉巴特的采矿基地被拉丁同盟的部队摧毁。在此之后,驻非美军只能在夹缝中生存。

心灵终结战争

在心灵终结战争开始之前,整个美国都在苏联的控制之下。不过在卡维利将军的领导下,美国本土的反抗军部队即使在总统已死的情况下也仍继续进行着不懈的斗争。驻扎在非洲的美军在英伦三岛的盟军幸存者的支持下开始反击拉丁同盟的非洲远征军。然而,当尤里和他的厄普西隆军从阴影中重新出现时,这又出现了另一个危机。

最初被苏联占领的美国被更名为“苏维埃美利坚”,却遭到了厄普西隆军的第二次占领,同一天,驻非美军在和拉丁同盟交战时遭到天蝎组织袭击,使得好不容易逐步复苏的非洲美军再一次遭遇重创,近乎全灭。但美国本土一些地区的美国反抗军仍然存活了下来。他们中的一些人试图占领尤里在芝加哥建造的第二个心灵控制增幅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们的基地正好建造在旧增幅器的遗址上),尽管没有成功。

像欧洲盟友和少数太平洋阵线盟友一样,逃到欧洲的美国军队在英国躲藏了两年,直到尤里在罗马建立了一个增幅器。从那时起,美军在地中海地区开展了两次连续行动,首先他们与位于戛纳的美军势力会合,并借此成功保护了悖论计划的绝大部分秘密并拯救了负责悖论计划的科学家,之后,借助在戛纳获得的情报,盟军定位并袭击了摩洛哥的一个尚未启动的增幅器,此时他们的墨丘利卫星系统终端也重新上线。然而,正当美军在那里歼灭了天蝎组织部队时,他们收到了伦敦要塞遭到严重袭击的消息,这迫使他们只能跟随其他盟军登上悖论引擎在大西洋继续活动。袭击特内里费岛后,悖论远征军开始短暂休息,并为一支在波士顿占领了心灵军团的心灵信标的美国反抗军提供了超时空传送能力和更多的新式装备,帮助他们摧毁那里的心灵军团部队以及他们的新型武器,但这次任务最终失败,美国本土的反抗军基本失去了加入悖论远征军的机会。

在战争的后期,位于美国海外领地波多黎各的首府圣胡安的一支美国部队被太平洋阵线部队救出并参与了消除南美洲的第二次核威胁的行动,而在悖论远征军中的美军则加入了收集资源的任务。当所有盟军开始攻击南极时,美国成为了盟军的关键部分之一,参与了南极洲登陆战和同一支太平洋阵线部队在南极洲内陆捕获一些厄普西隆的不明克隆人的战斗。

然而盟军在最终的南极点决战以惨败而告终,不仅是外围部队遭到了重创,在南极点决战进行决战的部队也在阶段性的胜利后瞬间被逆转。尽管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之下,盟军保留了最后一丝反击的机会,并试图用悖论引擎来进行反击,但也因为厄普西隆的暗中破坏从而失去了直接摧毁心灵终结仪的机会。盟军指挥官将引擎内部的大部分部队全部转移出场外,并决定启用西格弗里德的备用计划——将时间静止系统过载并将整个南极点与世隔绝。然而最后功亏一篑,悖论引擎最终坠毁并狠狠地撞在了心灵终结仪之上。盟军最优秀的指挥官也就此牺牲。

几乎在南极点决战进行的同时,被称为大反抗军的全新势力来到了阿拉斯加州的希望角要塞。这里曾经是美军防守最为森严的军事要塞,但最终它没能逃脱尤里的心灵控制。为了摆脱厄普西隆的全球心灵控制网络,大反抗军的部队向希望角要塞发起进攻并摧毁了要塞内部的心灵信标,使得要塞内部的美军部队得以解放。在清剿了当地的厄普西隆军之后,大反抗军与当地的美军结盟并向远在南极作战的盟军通过加密通讯告知了当前的状况。悖论引擎坠毁之后,西格弗里德和谭雅决定将悖论引擎的残骸以及尽可能多的盟军幸存部队转移到希望角。最终西格弗里德为了保护悖论引擎的安全而留下并最终牺牲,谭雅和一部分盟军幸存者得以撤离。其他留在南极点死战的盟军部队不是被消灭就是被控制。

在转移到希望角之后,谭雅遇到了云茹、拉什迪,以及自己的老上级——之前撤回到希望角要塞的卡维利将军。众人决定放下曾经的一切恩怨和成见,齐心协力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战。由于欧洲联盟和太平洋阵线的主力部队在南极决战中损失惨重,部分部队甚至被近乎全歼,因此盟军中的美军幸存者以及希望角的美军部队经过整合后反而再次成为了盟军幸存者中的主力。在最后防守希望角要塞的战斗中,美军也成为了大反抗军中的主要力量之一。不过他们的部分科技有所遗失,同时他们也再次失去了墨丘利卫星的连线。

防守希望角的最终决战以大反抗军的胜利而告终,众人最终实现了西格弗里德的“焚风理论”——将时间静止系统过载并将阿拉斯加隔绝,形成了一道时间屏障。尽管众人尚不清楚这一系列的原理,但至少他们保存了希望的火种并将在希望角要塞中继续发展。

至于时停屏障之外的世界,则已经被厄普西隆的全球心灵控制网络所俘获。而在纽约,厄普西隆军更是在原自由女神像的废墟上建成的一座尤里的雕像,注视着这个紫色的庞大帝国。

子阵营专属军备

建筑物

Asaticon.png Grdcicon.png

步兵

Rioticon.png Tanyicon.png

载具

Strkicon.png Etnkicon.png Bassicon.png Abrmicon.png Aeroicon.png

飞行器

Warhicon.png Strmicon.png

支援技能

Mercicon.png Painicon.png Aparicon.png Bldhicon.png Bwdaicon.png Snakicon.png

相关图片

细节

  • 从心灵终结诞生开始,直到当前版本为止,美国是唯一一个旗帜与名称从始至终没有变过的子阵营。

引用资料

Advertisement